電腦電子相關

瞭望·治去九宮格交流国理政纪事|切实保护好地球第三极生态_中国网

◇2021年7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西藏考察时指出,保护好西藏生态环境,利在千秋、泽被天下。要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的理念,保持战略定力,提高生态环境治理水平,推动青藏高原生物多样性保护,坚定不移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努力建设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切实保护好地球第三极生态。

◇西藏以创建国家生态文明高地为引领,加强生态功能区保护,推动生态科研取得突破性进展,持续强化生物多样性保护,充分释放美丽西藏建设生态红利。

◇2023年底,西藏全区7市(地)空气环境质量平均优良天数比例达99%以上,沙尘天气大幅减少;主要江河湖泊水质达到或优于III类标准,城镇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水质达标率100%,土壤环境安全稳定,西藏生态环境质量保持全国领先水平。

◇西藏建立起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将超过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纳入生态保护红线,占全区国土面积的50%以上。

◇我国正在推进“三极环境与气候变化”国际大科学计划,聚焦人类共同命运,构建三极科学研究共同体,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挑战。

◇“国家公园的建设,有效维护重点野生动物核心分布区的原真性和完整性。”

◇“我们的工作,就是利用种子或植物活体开展实验,最终返回原生地栽培,保护好生物多样性。”

◇“桃花节”自2002年起举办至今,名气越来越大,吸引着来自五湖四海的游客。如今,嘎拉村村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达3.5万元。

◇目前,青藏高原生态系统碳汇总量为每年1.62亿吨,占全国生态系统碳汇的8%至16%,今后这一比例还将增加。

这里是世界上生态环境质量最好的地区之一,空气质量与北极地区相当,土壤环境总体处于自然本底状态。

这里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之一,中国最高的树在这里茁壮生长,藏羚羊、黑颈鹤、雪豹、孟加拉虎等野生动物在这里繁衍生息。

这里也是生态脆弱区、全球气候变化敏感区,生态环境一旦破坏,修复难度非常大。

青藏高原,素有“世界屋脊”“地球第三极”“亚洲水塔”之称,是重要的国家生态安全屏障。保护好青藏高原生态就是对中华民族生存和发展的最大贡献。

2021年7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西藏考察时指出,保护好西藏生态环境,利在千秋、泽被天下。要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的理念,保持战略定力,提高生态环境治理水平,推动青藏高原生物多样性保护,坚定不移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努力建设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切实保护好地球第三极生态。

特殊的生态,得到特殊的关注和保护。2021年7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十次会议审议通过《青藏高原生态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方案》。2023年4月,习近平主席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青藏高原生态保护法》。

“我们牢牢把握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站在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对世界负责的高度,创建国家生态文明高地,坚决扛起生态文明建设政治责任,努力做到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实现更高水平的保护,努力做到生态文明建设走在全国前列。”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王君正说。

从颁布实施《西藏自治区国家生态文明高地建设条例》《西藏自治区环境保护条例》等地方性法规和政府规章,到成立西藏自治区党委生态文明建设领导小组,再到完善执法流程等一系列机制,西藏以创建国家生态文明高地为引领,加强生态功能区保护,推动生态科研取得突破性进展,持续强化生物多样性保护,充分释放美丽西藏建设生态红利。

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在“地球第三极”的山水间,各族干部群众绵绵用力、久久为功,扎实推进生态文明建设。

不断筑牢国家生态安全屏障

西藏是国家生态安全屏障,具有特殊的生态地位和价值,在我国以至全球生态安全中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从自然环境看,西藏自然生态先天敏感而脆弱,随着全球气候变暖,青藏高原暖湿化迹象明显,生态安全隐患和自然灾害风险随之不断增加。

“西藏深刻认识青藏高原最大的价值在生态、最大的责任在生态、最大的潜力在生态,以创建国家生态文明高地为抓手,努力构筑生态系统功能稳定、生态环境质量良好、生态安全风险可控、人民群众认可满意的西藏生态安全屏障新格局。”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厅党组书记李桑说。

保护敏感脆弱生态环境,把牢底线红线。西藏划定并严守城镇空间、农业空间、生态空间三种类型的国土空间和城镇开发边界、永久基本农田、生态保护红线三条控制线,落实生态保护红线、环境质量底线、资源利用上线、講座生态环境准入清单“三线一单”,生态环境分区管控。近年来,西藏颁布施行自治区国家生态文明高地建设条例、大气污染防治条例,修订生态环境保护条例,为把牢生态底线红线提供强大法治支撑。

保护脆弱敏感生态环境,实行特殊机制。西藏建立起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将超过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纳入生态保护红线,占全区国土面积的50%以上。

目前,西藏建有各级各类自然保护区47个,总面积41.22万平方公里,林地、草地、湿地、水域等生态功能较强的地类增加到108.11万平方公里;设立三江源国家公园(唐北区域),加强长江源区、澜沧江源区等中国江河源头的保护与修复;羌塘、珠穆朗玛峰、冈仁波齐、高黎贡山、雅鲁藏布大峡谷等典型区域纳入《国家公园空间布局方案》,推动西藏自然保护地体系建设进入新阶段。

保护脆弱敏感生态环境,推进重大工程。南山公园位于拉萨河南岸,是俯瞰拉萨城区的绝佳观景点。“近十年,我多次到拉萨旅游,每次来感受都不一样。之前南北山光秃秃的,朋友说这是因为西瑜伽教室藏高寒缺氧种不出树。现在来南山,看到栈道两旁都是树,变化真大!”来自广州的游客黄先生说。

在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的西藏实施绿化工程,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事情。2021年,西藏规模最大的营造林建设工程——拉萨南北山绿化工程正式启动。到2030年,工程将完成营造林206.7万亩;建教學場地设完成后年均可新增储水约4980万吨,年均固碳量22.91万吨,年生态价值14.85亿元。

“两江四河”造林绿化工程、退化湿地保护修复、天然林保护、草原生态修复综合治理、防沙治沙、森林生态效益补偿……西藏陆续实施一系列重大生态项目,累计已投入127亿元。

创建国家生态文明高地的一系列举措,为雪域高原带来水清、草绿、天蓝。

小樹屋

2023年底,西藏全区7市(地)空气环境质量平均优良天数比例达99%以上,沙尘天气大幅减少;主要江河湖泊水质达到或优于Ⅲ类标准,城镇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水质达标率100%,土壤环境安全稳定,西藏生态环境质量保持全国领先水平。

以生态科研支撑生态保护

青藏高原对全国、全亚洲乃至全世界气候变化影响深远。全面推进第二次青藏科考,建设科学研究基地平台,推动成果转化……西藏持续以生态科研为生态保护提供坚实支撑,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挑战提供中国方案。

2023年10月1日,18名科考队员成功登顶世界第六高峰卓奥友峰,标志着我国具有开展极高海拔登顶科考的体系化能力和建制化队伍,实现战略上的拓展。2022年和2023年两次“巅峰使命”珠峰科考,创造多项世界纪录。

这些登顶活动,是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的有机组成部分。此次科考深入分析青藏高原环境变化聚會与机理,在国际地球科学和生命科学前沿领域产出一批原创性理论成果,参与编制《西藏生态文明高地规划》,发布《西藏高原环境变化科学评估》等权威科学报告,服务支撑国家战略制定。

“将科考成果融入国际组织和计划发展战略,为共谋全球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中国方案,我们正为此不懈奋斗。”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研究员姚檀栋表示。

加强科学研究基地平台建设,进一步夯实青藏高原生态科研基础。

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是目前国内唯一专门从事青藏高原综合科学研究的国家级研究机构。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发虎介绍,该所已在青藏高原上部署10个野外观测台站(中心),其中纳木错高寒湖泊与环境、珠穆朗玛特殊大气过程与环境变化、那曲高寒草地生态系统站成为国家级野外台站。

据了解,在青藏高原所发起成立的“第三极环境”“泛第三极环境”国际计划的基础上,我国正在推进“三极环境与气候变化”国际大科学计划,聚焦人类共同命运,构建三极科学研究共同体,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挑战。

科研成果持续助力生态保护。高原典型退化生态系统修复技术研究突破退化草地植被恢复关键技术,获得10项新技术新方法新工艺;建成拉萨地球系统多维网生态保护修复治理示范工程,提出生态保护修复治理的系统方案;查明青藏高原生态系统变化和碳汇功能,服务国家生态安全屏障体系优化和碳中和国家目标……近年来,西藏持续在气候变化影响、生物多样性等领域开展技术攻关和应用示范研究,一批创新成果在服务高原生态保护上的效应逐渐显现。

以高原垃圾处理技术为例,科学家研究形成高原固废生物质低碳化能量利用技术体系,有效降低固废处理成本约15%,环境污染减排大于75%,相关成果已推广至青海等地,实现经济效益近3亿元。

守护高原生物多样性

2024年1月26日,科研人员在墨脱县境内的雅鲁藏布大峡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通过红外相机在海拔4415米高度拍摄到金猫活动影像,成为迄今为止金猫在全球的最高分布海拔。

“金猫是濒危物种,能在西藏墨脱见到实属罕见。雅鲁藏布大峡谷区域是全球金猫色型最丰富和复杂的地区之一,目前监测记录到的金猫至少有六种色型。”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吕植说,这说明墨脱的生物多样性环境不断向好。

西藏地区气候十分独特——自东南向西北,由暖热湿润向寒冷干旱呈递次过渡;自然生态由森林、灌丛、草甸、草原到荒漠呈带状更迭。特殊的地域环境孕育了独特的生物群落,集中分布着许多特有的珍稀野生动植物,成为生物多样性的天然乐园。

西藏自治区林业和草原局野生动植物和湿地资源管理处处长张宏介绍,截至2023年底,西藏自治区已记录的野生植物共9600多种,含苔藓植物700余种,维管束植物(蕨类和种子植物)7489种,中国特有植物2760种,西藏特有植物1075种;各类珍稀濒危保护野生植物383种,各类珍稀濒危保护野生植物383种,陆生脊椎动物1072种,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有219种,绝大多数保护物种种群数量恢复性增长明显。

为更好保护西藏生物多样性,国家公园建设保驾护航。作为国家生态安全体系框架中青藏高原生态屏障的主体,正在创建的羌塘国家公园护佑着世界上最大的藏羚羊迁徙繁殖种群。同样正在创建的珠峰国家公园,被誉为喜马拉雅山地特有野生动植物物种基因库。“国家公园的建设,有效维护重点野生动物核心分布区的原真性和完整性。”西藏自治区林业和草原局局长吴维说。

近年来,西藏持续开展“绿盾”“候鸟二号”“天保二号”“春雷”“绿卫”等一系列专项执法检查行动。雪域高原涌现出一批“珠峰守护者”“护林员”“守渔人”等生态卫士。他们跋涉在高原之上,穿梭于原始森林之间,守护着野生动植物原始栖息地。

2023年11月,西藏自舞蹈教室治区藏羚羊保护研究中心、西藏自治区野生动物收容救护中心在拉萨市曲水县动物园正式挂牌成立。此后,一只由曲水县动物园救助的雪豹在羌塘无人区被放归自然,标志着首个青藏高原特色的救护功能区和科研服务平台正式运行,西藏野生动物保护工作迈入新的发展阶段。

种质,是生命延续和种族繁衍的基础。西藏加快建设种质资源库,为独特的高原生命“延年益寿”。

2017年,西藏首家种质资源库投入运行。“我们的工作,就是利用种子或植物活体开展实验,最终返回原生地栽培,保护好生物多样性。”西藏自治区种质资源库主任文雪梅介绍。目前,西藏自治区种质资源库共有植物种子库、DNA库、微生物库、动物库、昆虫库等8个分库,能够满足西藏各类生物种质资源的长期、完整入库保存要求。

西藏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藏野驴(资料照片)。晋美多吉摄/本刊

绿色发展共享生态红利

湍急的雅鲁藏布江由西向东,一路奔流,与美丽的尼洋河邂逅于“雪域江南”的林芝,形成了雅尼国家湿地公园。

58岁的白玛乔是西藏林芝市巴宜区立定村村民,也是雅尼湿地45名管护员之一。修补围栏、阻止不文明行为、捡拾垃圾……他每天要围着雅尼湿地走上半天。

随着生态保护红线划定和湿地公园建设推进,放下牧鞭的村民有的从事生态旅游业,有的发展起藏鸡养殖场、生态果园等产业,每年还能收到国家发放的生态补偿资金。

雅尼湿地变迁,见证了西藏坚持在发展中保护好生态环境,走上人民群众共享生态红利的绿色发展之路。

在阿里地区生活工作了几十年的罗布,指着一张拍摄于20年前的狮泉河镇照片给记者看:“当时这儿风沙很大,下乡一趟回来,房前的沙子堆得比门槛还高。”

深埋、浅露、勤浇水……针对地理环境特点,阿里地区科学探索植树造林经验。经过干部群众持续努力,狮泉河防沙治沙工程实现造林5.3万亩,植树885万株,种草6100亩,狮泉河两岸的茫茫荒原上筑起了一道“绿色屏障”。

变化不仅发生在狮泉河。那曲市示范推广植树200余亩,结束了当地“种不活一棵树”的历史;林芝市成功创建国家森林城市;波密、琼结、江达等11个县市区成为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区……今日西藏,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高原生态文化持续发展。

良好生态更多惠及民生。西藏林芝市嘎拉村被称为西藏“桃花第一村”。3月时节,桃花盛开,这个小村庄换上粉色新装,浸润在一片花海之中。当地的“桃花节”自2002年起举办至今,名气越来越大,吸引着来自五湖四海的游客。如今,嘎拉村村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达3.5万元。

西藏坚定不移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越来越多老百姓享受到生态红利。2023年,西藏共接待游客5500万人次,实现收入650亿元,旅游接待人次和收入均创历史新高。

近年来,西藏着力发展清洁能源产业。从极度缺电到加快建设国家清洁能源基地,从产能方式单一到水能、风能、太阳能、地热能发电“齐上阵”。截至2023年底,西藏电力装机容量达到758万千瓦,其中清洁能源占比达91.44%。青藏、川藏、藏中、阿里四条“电力天路”纵横南北,主网覆盖全区74个县市区近330万人。西藏全区人民彻底告别了无电历史,还源源不断地向区外省市输送清洁绿电91亿千瓦时。

“西藏自治区整体已经实现碳中和,可为国家双碳目标作出更大贡献。”姚檀栋说,目前,青藏高原生态系统碳汇总量为每年1.62亿吨,占全国生态系统碳汇的8%至16%,今后这一比例还将增加。

發佈留言